我AI算法

钓鱼时总有那么些不确定因素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计划钓鱼的,反正我是在钓鱼的归程就开始计划下次钓行了——比如当天有哪些失误、该怎么改进或破解;下次去哪个钓场、哪个钓位、钓什么鱼、用什么鱼饵、使多长的竿子,用什么钓法;或者根据鱼口情况、季节因素考虑是否试试其他鱼种等等,总之计划得很详细,准备得也很细致和充分,然后就是翻着手机日历盼着下个周六,并时常关注天气预报。

尽管几个朋友不断地劝我,时间早着呢,预报得不准,看了也没用。但我仍然忍不住去关注天气。

看到天气理想,高兴之余又担心会有变化,看到天气不理想又会担心万一这次准了呢?于是还得再做相应的准备,别到时候措手不及。等待出钓的一周就这么一天一天地熬了过来。

本来我们都是每周六午饭后出发,可是周五那一夜无一例外都会失眠,闭上眼睛就是期待中的那个大黑标,一次又一次地出现,然后拔河一样的手感,小毛驴一样的冲击力无比真实地浮现脑海。

踏上征途的那一刻,我兴奋得想唱歌,不好听也想唱,就是心花怒放的感觉。

那段时间,吉林、辽宁两省新冠病例清零了,我又可以穿越省境到辽宁的丰产水库寻欢作乐了,那里如同我的私家菜园子一样,多年来我对那儿的鱼情摸得很透,只要想钓,基本都不跑空。

周一我就泡了一饮料瓶的老玉米窝料——这种冷水浸泡、发酵一周的老玉米对野生的大草鱼、大鲤鱼之类的都有效。它比所有的商品玉米粒制品都好用。钓饵我也用老玉米——窝料的老玉米浸泡24小时,充分吸水后煮二十分钟,之后装到小的饮料瓶里,置于太阳下发酵,水煮的目的是使其变软一些,要不然有鱼咬钩时钩子很难刺透玉米粒。

这种玉米饵要一周一做,虽然没有买来的省事,但是效果好,里面不添加任何花里胡哨的东西,不招小鱼,不招鲢鳙,进窝咬钩的都是好鱼。对钓败了的黑坑中幸存下来的鱼也特别有效。

当水库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那种久违了的亲切感油然而生。里面最好的钓位留给同伴,我则在下大坝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寨。我对这个水库可谓了如指掌,我的钓位虽然不是黄金1号位,但是也不错,是面向大坝毗邻芦苇丛生的一片草滩,虽然7.2米竿子水深只有1.2米,可这里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鱼道"。

反正我在这里钓过,每次都不失望。它的缺点就是水浅,所以必须很肃静,超过三人在这里同时钓鱼就会大概率"空军"。

今天这里就我一个人,很有希望!

竿子支好了,天上的云彩也涌了上来。天气预报还是挺准的嘛!四级风,再下场雨,这一夜太值得期待了。

我赶紧归置东西,把怕淋雨的敛到一起,大伞、雨衣、雨靴放在手边。打了窝子后,很快上了两条小翘嘴,感觉不错。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到了傍晚5点,空中的云层越来越厚,我想我应该趁早吃晚饭了,然后大干一场。

作为上班族,我们只能哪天休息哪天钓

吃饭的时候,几滴雨点从天而降,又来了两辆车,径直开到了水边。到底是年轻人啊,通往河边的那条路下去似乎没问题,爬出来可要费劲了,更何况是雨天。

看到人从车里出来,我知道他们哪来的勇气了,原来是两男两女,通常这种组合都不会在水边待太久,纯属旅游性质,女士们往往挨不过半夜的寒冷。

其实这时离天黑还早,我有大把时间搬家,但我坚信他们会很快离开,于是选择守在原地。

这是最错误的决定。

天黑后,雨如期而至。水边的肃静被彻底打破。那四个人钻进距离我左侧15米远的帐篷里开始了吵吵嚷嚷的喝大酒模式。这时我仍心存幻想,查酒驾这么严格,他们应该不会腻歪太久,起码两个男司机不应该喝酒,那么两个女士也折腾不起来。

可事实是,晚上10多点钟两位女士就退出了战斗 ,在泥泞湿滑中伴着一声声"哎哟妈呀"的尖叫回了车里。这个酒局应该快到尾声了吧。我又错了。

两个爷儿们一罐啤酒谈了59分钟的人生,最后一分钟才干了,然后又开一罐继续畅谈人生。这么闹,我的钓位根本就不会有鱼。

半夜11点,作为听众的我感觉到了不对劲,我意识到他们是绝不会轻易离开的。两个人声嘶力竭的豪言壮语,从"你是我亲哥"到了瓜分地球的恐怖转换!这就是"一杯酒在手,天下归我有"吗?他们就是这么干的。

大雨将至,库钓最该注意的是人身安全和车辆安全

此时,我积攒了一星期的希望已经在他们喧嚣声中全部破灭了,但是我依然在钓位上。我不是在倾听,也不是在坚守,我在等待着看他们的笑话以解心头之气!雨下到这个程度,你们还出得去吗?换做其他的没经验的钓友,我早就提醒了。

但是对他们——干扰别人钓鱼而面不改色的几个人,我发自内心地想看笑话!对,我就想看他们被陷在泥里的狼狈样!别说我的心理阴暗,我就这么想的。

后半夜1点多一点,雨停了。在两位女士的哀求下,那两个男的终于喝掉了最后一罐啤酒,然后收拾东西准备打道回府。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我憋屈半宿了,早就放弃钓鱼了,我就想亲眼目睹他们不能自拔的狼狈。

他们收拾东西的时候把我的大伞拿走了,我屁股都没挪一下,就一句话:"给我搁那!"

终于,他们闹闹吵吵装车完毕。好戏就此上演!第一辆车上的男的很牛的样子告诫同伴:你看着我怎么走,别自己贸然的上去。

这明显是废话,那么一条小路上挡着一辆车,谁能上得去?

靠近岸边的地方要慎停,即便表面干爽,也会陷车

第一辆车开始启动,如我所料,它仅挪动了几米,之后任凭发动机声嘶力竭地嘶鸣也寸步难行!陷住了!真是大快人心!

发动机的吼叫一阵紧似一阵,但是车子没往前挪动一寸,倒是车轮下被刨出了一溜深坑,其结果只会越陷越深。

具体过程我就不细说了,大家可以脑补画面:顶着雨挖路面,哗哗往水中扬,女的叫,男的喊,响彻夜空。最可气的是,他们居然跑到了上面把垫路的石头撬出来……反正我已经不指望钓鱼了,我就看笑话。

这伙人折腾到凌晨2点,可能疲惫了,于是改变了折腾方式,来到我钓位前:"外面那车是你的不?"

"是。"

"给我拖一下车呗?"

"不拖!"

"拖出去我给你二百块钱。"

"我不差钱!"

我这句话噎人不?我鱼都不钓了,还不让我发泄一下?我有涵养,所以没和你们冲突,但是我可以天经地义地拒绝帮助你们。

黑暗之中,也不知是哪位车主,愣了一会儿,转身去我同伴的位置了。

笔者经历过多次助人拖车的经历,但这一次,我坚决不出手相助

我远远地听到几句对话:"帮我拖下车呗?出去了给你钱。"

然后是我同伴的回答:"你问头面那个人,他同意我就拖,不给钱也拖,他不同意,给钱也不拖!"

一个黑影讪讪地又回来了,合计了半晌,开始打电话求助。

听他们低声下气地说话,我真想笑,仰天大笑。这么窄的路,一面是水库,一面是深沟,谁敢拖?

可能他们折腾累了,在等待救援的时候各自回车里休息了。终于,世界宁静了。半小时后,我看到了第一口,三斤的鲤鱼。不久,陆续来了几辆救援车把短暂的宁静再次狠狠地打破。救援人员无一例外,看过地形后直接拒绝施救。人喊车鸣我已经不在乎了,反正已经回天乏术。

天蒙蒙亮时,他们的车被专业人员拖了出来

终于,天亮的时候来了一伙专业救援队,两辆车相继开出泥沼,我的夜钓也该谢幕了。没举报他们酒驾算不算我仁慈?

野餐,干吗不找更宽敞的地方,为啥偏偏在钓鱼人附近大吵大嚷的?你们拿了鱼竿,也像模像样地钓了一阵,同为钓鱼人,有些道理和规矩你们不懂吗?我一周的准备和期盼就这么被你们毁了,你们一定觉得无所谓,所以我对我的幸灾乐祸没有一丝自责。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