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AI算法

不知道你们钓鱼时会不会像我一样,总是因为小疏忽就跑鱼

钓鱼人的"钓龄"越长,钓鱼时往往就会越谨慎。

有句话叫"千年等一口,赶上在解手"说得就非常形象。意思是说全程不眨眼地盯着浮标,鱼却一口不给,就在你溜号的一瞬间,唯一的一口偏偏不紧不慢又无比及时地出现了,让人措手不及又遗憾不已,那种无可奈何叫人郁闷得无处发泄,有想打人毁物的冲动。

这种事情经历得多了,在水边上也就格外小心,尽量把点点滴滴、方方面面都照顾到,尽量做得滴水不漏。

防范措施越到位、准备得越充分,鱼反倒越不给机会。比如用"4+3"的大线组时,我都会挂上10米长的失手绳——调标之前就把失手绳挂到钓椅上,可是竿子从来没被拖走过,意外咬钩的情况全部消失。

没错,钓鱼就是这么说不清道不明。

疫情期间不敢出省,听说省内的转山湖鱼情不错,鲤鱼都是3斤多重的,草鱼很大,尤其是那种豆角大小的岛子鱼,居然能长到半斤以上,这可是稀罕物。

至于鲫鱼之类的小玩意,根本不在我的考虑之内。

我们满怀希望、兴致勃勃地一路到了水库,一边把装备装船,一边和船老大扯着鱼情,船老大的一席话让人心凉了半截:"昨天都挺好,今儿拉了几船人都没啥收获。这天气太好了,一丝风都没有,小鲫鱼都不爱咬钩。"

完蛋了,上班族没条件挑选钓鱼的日子,只能休息日出去钓鱼,碰上啥天气就钓啥天气,没得选择。

听天由命吧,走吧,选钓位去。

辎重落地,准备开钓

船老大按照我们的要求,驾驶着小电动船拉着我们从对岸的影视城下慢悠悠地一路到了馒头山,也没找到好钓位。远远看去,远处的梨树园子人满为患,都在鱼情好的位置上挤着呢,看样子去了也是白去。

得了,就在馒头山靠岸吧!这地方待着舒服,往年草鱼、武昌鱼出得都不错,也是一位难求的好地方。

上岸后,我们首先和几位钓友打听鱼情,这一问一答后,心彻底凉了。数位钓友居然连一条鲤鱼都没钓着,一些个无聊的钓友挑小鲫鱼消磨时间,倒是有个十几斤的收获。唉,远道而来就钓这个东西?不甘心。

我知道这里水浅,大概2.1米左右的样子,不能用短竿子,于是架上一支7.2米竿子和一支8.1米竿子,清一色的"4+3"线组。我的思路是,既然鲤鱼不咬钩,那就主攻大岛子(不是翘嘴,但外形差不多)或者鲇鱼、嘎鱼。

这几种目标鱼都是肉食性鱼种,于是,我赶紧下了一个虾笼子,试图捉点小鱼作钓饵。可是,我千算万算,却忽略了这里水浅——臂力可及的距离,水深仅仅没过虾笼子而已。我在钩上挂了玉米粒,等了二十分钟左右,然后巡视一遍虾笼子,一无所获。

鲤鱼不咬钩,钓岛子又没鱼饵,怎么办呢?再等等,实在不行我用小钩细线钓几条小白鱼就能解决问题。我估计别的钓鱼人也和我一样,在水边总是瞎计划瞎琢磨。同行的那两位倒显得很安静,挂上老玉米在那死等。

每个人的想法和思路都不一样,所以行动上也不一样。

我说的就是这种岛子鱼,外型上和翘嘴看不出有什么区别,但不是一个品种。我手里攥着的这条在它们

看着太阳快下山了,我还没有一条能作鱼饵的小鱼呢,不能再等下去了,赶紧钓小鱼吧,钓几条就够用,不会耗时很久。我拽出一根5.4米的竿子,"1.5+1"的线组,这是我最细的线组,多年来我从没把太小的鱼当过目标鱼,不过这个钓组钓几条白鱼是没问题的。

我顺手把8.1米竿从竿架上撤下来,为了不让石头等硬物伤了主线,我将线组斜着抛了出去,万一哪个倒霉的鱼咬一口呢!

这不等于增加一个摸奖的机会吗?于是,竿子就横放在水边弯腰可及的地方。

找好底后,我挂了面饵,甩出了第一竿。浮标翻身后,本应该在到位的过程中下降速度越来越慢,可是它的整个下落过程是匀速的,直到彻底沉没。

难道是我的刀郎浮标的精度太高,鱼饵有点重?我没多想,随意地一抖手腕,想把钓组拉出来重新调整一下标座的位置。可就这么一抖,出事了,竿梢抬起来了,钓组却没动,挂钩了?我向来缺乏耐心,挂钩就直接拉断,结果就这么一使劲,钓组动了,是中鲤鱼的那种手感!

我千方百计想钓鲤鱼,鲤鱼却始终不给口,偏偏就这么一会儿想钓几条小白鱼,第一竿却碰到了鲤鱼,还有没有比这更巧的事了?细线遭遇鲤鱼,只能拼鱼线的强度、竿子的弹性,还有遛鱼的技巧了。

腰脱严重的我在鲤鱼外窜的时候依然奋力竖起竿子、手臂前送,以大哈腰的动作化解了它的几次冲锋,真难为我了。这条鲤鱼在向右游走的时候已经有了疲态,可我却控制不住了,竿子保持满弓的状态。

结果,这条鱼毫无意外地和那支8.1米竿子的线组缠到了一起。

这样大小的岛子才是它们常见的正常身材

气人不?可生气又能怎么样?有能耐撒开一只手,把8.1米的竿子拽出来呀!可是咱毕竟没能耐啊,撒开一只手肯定会"拔河"。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鱼线越搅越乱却无可奈何。

我不断地告诫自己要冷静、淡定。还好,我内心虽然怒火冲天,可手上的动作没走样。之后,这条鱼越来越老实,手上的分量也越来越小。折腾了半天的我显得狼狈不堪,好在终于到了下抄网的环节了。

我慢慢地把鱼往岸边领,至于缠在一起的线组就不必管它了,鱼不跑就成。可算看到了我的猎物,一尾黄灿灿鲤鱼慵懒地摇头摆尾,距离抄网口越来越近,这时我的一个同伴走了过来,调侃道:"咋没扔竿子呢?这不是你风格啊!"

"扔啥呀,没挂绳!"这句话还没说完,我手上一轻,纠缠到一起的两根钓组一起弹出水面!脱钩了!气人不?要是挂了失手绳,就可以避免和这条鱼对拉,鱼的嘴唇肯定不会被撕开。

"咋没挂绳呢?"在我的同伴看来,我每次钓鱼都会先挂失手绳,不挂绳绝对不是我的风格。

面对这个问题,我竟无言以对。我咋解释?沉默,郁闷。

钓肉食性鱼种时,我就用虾笼子直接捉小鱼小虾作钓饵

之后,我确实如愿以偿钓了几条作饵料的白鱼。岛子也被我如愿以偿地钓到了——总共四条而已。

这一夜,因为这条鲤鱼的缘故,我还是坚持用那支跑鱼的5.4米竿子,用调钝钓法,试图再碰到一条鲤鱼,结果一无所获,倒是在换饵的过程中没看到任何标相意外钓到30余条3两左右的小鲫鱼。

如果我好好钓鲫鱼的话,鱼获起码超过三十斤。

不过,虽然鲫鱼口超轻,具有挑战性,但是我真的讨厌钓鲫鱼,我还是痴迷于鱼线切水呜呜叫的感觉。

不说了,那夜我总共钓了十四斤鱼,从重量上看,不算太糟糕。可是从鱼种角度看,要么不是目标鱼,要么太小,没有一点叫我满意。

两条武昌鱼加一起有1斤半左右,一条小鲇鱼和两条小嘎鱼加一起1斤多一点的样子。太小,懒得叨咕。那条鲤鱼上来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那是目标鱼……

在回程的船上,我从船老大那得到了印证,那是当晚整个水库唯一的一个鲤鱼咬口。

后悔,但后悔没用,把大腿拍肿了都没用,就那么一小会儿的疏忽,酿此遗憾。

这支斜插岸边的8.1米手竿成了跑鱼的因素之一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